Joe Cada揭秘WSOP主赛事后期的全下诈唬



在2009年获得WSOP主赛事冠军之后9年,Joe Cada在今年再次进入WSOP主赛事决赛桌,在决赛桌的泡沫期他还是中短筹码,但是他用A高牌进行全下诈唬,打走了对手的顶对,他在今年主赛上最后的名次是第五名,收入215万美元。

最近Card Player的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谈到了当时那手关键的对局。

对局回访: 决赛桌泡沫期,当时有12位选手留在比赛中,Joe Cada筹码第八位。大盲50万,底注7.5万。

Cada在纽扣拿到了A6,加注到110万。

Alex Lynskey在大盲跟注,手牌K9。翻牌发出K105,Lynskey过牌跟注了Cada的100万下注。

转牌发出J,Lynskey过牌,Cada下注260万,Lynskey跟注。

河牌发出3,Lynskey过牌,Cada全下715万!在思考良久之后Lynskey弃牌,Cada筹码上升到1730万。



Card Player: 能谈谈当时那手你用A高牌全下诈唬吗?

Joe Cada: 好的。当时我用A6全下诈唬时,我在当天所有时间打的都很紧。筹码领先者都在我的左边,我5次在纽扣位置弃牌了4次,而且那次是用Ax加注,仅仅用A高牌过牌摊牌了下来。

所以这手牌是一个特殊的情况。因为A6是实际上比较差的牌,根据当时筹码领先者坐在我左边,筹码量,以及其他情况我做出用A6加注开池的决定。桌上的玩家都知道我玩得很紧。翻牌发出K T X。

总体上说,这个翻牌对我的范围来说是很不错的。我在翻牌上下注得相当小,目的是打走对方一些A高牌之类的手牌,或者89,或者一些没有什么机会的牌。我的小额下注目标是赶走Lynskey手牌范围的这些部分,并且保护我的牌。

如果他跟注,我计划在转牌出现一张Q或者J的时候诈唬,因为根据我的翻牌前开池范围,在转牌下注我的牌更像是两对或者顺子。因为如果摊牌的话我只有A高牌,在能够做出动作的手牌范围里,我的A6是最弱的之一,所以这是我能够做出诈唬的手牌。



转牌真的是一个J,我知道这里只能拼了。这符合我的范围,因为我之前打的足够紧,还有,因为在大盲的玩家已经跟注了我的加注,他有很多诸如QT,T9乃至KX的牌。这些牌都会让他在河牌做出艰难的决定,有些时候没有好牌只能做一些事了。

CP: 嗯嗯。现在你给了Lynskey这些信息,你觉得他的弃牌是好还是差?是不是发出这个牌面让他觉得你的范围强过他? 常规视角里,在这个场合弃掉顶对是不是太紧了?

JC:  这手牌里他的牌只能抓诈唬。首先在一个牌面干燥的场景下,他的K9还算不错,而这个公共牌结构并不是。如果当时换做我是他,我应该也会弃牌。另外,我不会对一个经验不多的玩家连续用同样的方式打牌,这并没有价值。Lynskey是一个很棒的牌手,他对游戏的思考十分深入。当时我觉得既然我给出了他这些信息,他应该会相信我有牌:我打的很紧,发出的牌能让我把故事讲圆满,符合我的路线, A6是能在这里进行诈唬的牌之一。我只是想他应该会信我。这个时候他很难用小于两对的牌跟注。
水因地而致形,牌因敌而致胜,故水无常形,牌无常势,能因敌变化而致胜者,谓之神也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Discuz!
CopyRight © 2009 黄金区域

Powered by Discuz! 7.0.0 © 2008 Comsenz Inc.

联系我们 - 清除 Cookies - 论坛统计 - Archiver - WAP - PageRank - 界面风格

GMT+7.8, 2018-10-23 01:40 PM, Processed in 0.021761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