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代理|代理期货|期货公司代理

证监会十问南京银行,高拨备、低不良再受监管关注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2018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26.81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24.5亿元。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2016年底的3317.84亿元,增长到2019年6月底的5390亿元,累计增加2072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60%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2018年3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150%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120%~150%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2.5%调整到1.5%~2.5%。据此计算,南京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2.7倍左右。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2017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146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75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33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200%的共计19家,占比接近60%,超过300%的达到了6家,超过400%的则有3家。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2017年、2018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18.8亿元、30.3亿元,2019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25.9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415.5%。此前的2016年至2018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57.32%、462.54%、462.68%,均高于400%。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2016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48.87%,2017年降至25.92%,2019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2017年比上年下降近36个百分点至29.23%,此后又重新上升到66%以上。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在10月18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在10月18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10类、20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3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37.7亿元、65.9亿元、43.8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2019年6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47.18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2016年至2019年6月底,金额分别为2.67万亿元、3.09万亿元、3.77万亿元、4.26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176.4%、181.42%、186.31%、190.61%,均同步上升。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1%,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400%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601009.SH)。

监管层10月21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2017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4.9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2017年、2018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1.4万亿元、近2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1.4万亿元,同比多处置1765亿元。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1%以下的水平。2016年至2019年6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87%、0.86%、0.89%、0.89%,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28.96亿元、33.45亿元、42.72亿元、46亿元,累计增长仅约17亿元,累计增幅约60%。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5.87亿元、7.23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32.46亿元、29.6亿元。2018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2.8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银保监会2019年4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2019年6月底,33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300%的达到了6家,超过400%的则有3家,南京银行6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415.5%,此前三年也高于400%,但不良率却低于1%。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2倍;超过2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根据半年报披露,2019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38.6亿元,扣除贷款43.8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2.26亿元。2018年,该行也计提了8531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2019年6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32.76%、68.91%、66.48%,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12.82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19.74个百分点。

 

随机文章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期货代理|代理期货|期货公司代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9 久久网络科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