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代理|代理期货|期货公司代理

神驰机电陷专利侵权案,变脸业绩是否具有投资价值?

资料显示,神驰机电由艾纯高度控股。实际控制人艾纯直接持有公司47.73%股份,并通过神驰投资、神驰实业间接控制公司18.18%、17.68%股份,合计控制公司83.59%股份,另外,其胞妹艾利持有公司9.09%的股份。

京华在线注意到,报告期内,神驰机电存在两起重大未决诉讼。

招股书显示,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电机类产品和终端类产品,两者占整个销售收入的比例均在90%以上。而电机类产品中90%以上的收入来自于小型发电机,2019年1-6月,公司小型发电机销量为37.71万台,数量较2018年1-6月同比下降16.19%,降幅较大。终端类产品主要分为通用汽油发电机组、数码变频发电机组、高压清洗机,2019年1-6月,上述三种产品分别销售了128,715台,25,626台和37,176台,分别较2018年1-6月同比增长14.44%、-57.64%和-19.25%,销量多数下滑。

不容乐观的是,神驰机电业绩经历了三年的增长之后踩下了“急刹车”。

目前,神驰机电聘请重庆作孚律师事务所应诉并向向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申请鉴定,但截至目前,案件尚在等待鉴定结果,且未正式开庭审理。供应商存疑,2019年上半年及全年业绩双下滑    招股书显示,神驰机电约30%的采购额来自于前五大供应商,报告期内,公司主要的供应商为雅马哈发动机(中国)有限公司、江阴市长江钢带有限公司、宁波金田新材料有限公司、山西关铝集团重庆经贸有限公司、重庆市顺意达商贸有限公司、浙江洪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广通铜业有限公司。

  2019年1-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1,174.69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9.10%,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4,569.54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9.96%。

2013年5月30日,SMARTER声称由于相关产品未加贴加州CARB排放贴花,其在加州销售期间被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要求停止销售,同时因上述事项产生了相关费用,故而停止向神驰进出口支付后续货款。神驰进出口则认为SMARTER在向神驰进出口采购数码变频发电机组前并未明确告知其所采购产品的最终销售地为加州,亦未明确要求神驰进出口提供经CARB认证的产品。

京华在线注意到,2019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幅度低于销量下滑幅度主要得益于公司主要产品的提价。除数码变频发电机组平均售价微幅下调6.32%,其他产品价格均上涨10%。

最新一期财务数据显示,神驰机电的业绩继续出现下滑,经会计审计,2019年1-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2,740.6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4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756.5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4.07%。

公司招股书豪称,随着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在未来几年的实施与达产,公司将新增数码变频发电机组产能10万台/年、通用汽油机产能90万台/年,公司未来的销售收入可达30%的增长,不过,预测首年2019年的业绩就遭遇“打脸”

然而,公司在研发投入方面并不领先。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992.12万元、1,620.85万元、1,991.12万元和1,312.72万元,占整个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33%、1.52%、1.49%和2.15%,研发费用占比长期低于2%。

招股书对此称,合作起始年度,实际上是公司与其同一控制下的山西关铝股份有限公司重庆经销处的起始合作年度。

第二起案件为重庆力华自动化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力华技术)诉公司侵犯专利权案。2018年11月29日,力华技术作为原告,认为公司、子公司安来动力、神驰进出口和孙公司晨晖机电及重庆诺比为机电有限公司(晨晖机电的经销商客户)侵犯了原告的“一种内燃机驱动发电机组并联运行的功率平衡控制方法”(专利申请号:201610062699.3)的专利权,遂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五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对原告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000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共同负担全部诉讼费用。

历时三年,神驰机电即将圆资本梦。12月6日晚间,证监会核发了神驰机电的IPO发行批文,公司于12月18日进行了新股申购,此次计划募资5.77亿元,其中,超过一半的3.03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公司称,上述下降主要是由于偶发性因素导致的收入下降以及宣传、仓储、研发等长期费用的投入增加所致。

公司在极度“缺血”的情形下,却不忘分红。报告期内,神驰机电共进行了4次股利派发,总金额达8,800万元,最近一次是2019年3月,一次性分红达4,400万元,而这大部分落入公司实际控制人艾纯的腰包。

对比同行业上市公司,神驰机电研发费用占比略高于智慧农业和林海股份,但与同行中坚科技存在明显的差异,近两年也低于重庆本地同行的宗申动力和隆鑫通用。

另外,薪酬方面,公司研发人员的工资大幅低于销售人员。招股书显示,2019年1-6月,公司研发费用人员薪酬总额为859.48万元,从事研发人员为157名,经推算研发人员的人均薪酬为5.47万元,同期,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总额为1,140.49万元,而销售人员为107名,经推算,2019年1-6月,销售人员的人均薪酬为10.65万元。如此,研发人员的人均薪酬约销售人员的一半水平。

另外,公司另一前五供应商重庆市顺意达商贸成立于2015年9月,当年便与公司达成合作,次年就成为神驰机电的第四供应商,且2016-2018年一直位于公司前五供应商之列,神驰机电主要向其采购硅钢片、冷带,三年采购额共计8,778.23万元。但据天眼查公司2016-2018年显示,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一直为0,一家年销售约3000万元的公司,公司社保人数为零,不得不令外界质疑。

然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山西关铝集团重庆经贸有限公司却成立于2005年,比与公司开始合作的年份晚了三年,未成立便与达成合作?

2016-2018年,神驰机电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48亿、10.69亿和13.38亿,同期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59亿、0.87亿和1.39亿,业绩实现三连增。

不过,供应商山西关铝集团重庆经贸和重庆市顺意达商贸却受到多方质疑。

报告期内,神驰机电向山西关铝集团重庆经贸主要采购漆包铜线、漆包铝线,对其采购额分别为2369.31万元、3520.39万元、3819.52万元和2,240.09万元,期间,山西关铝集团重庆经贸分别为神驰机电的第三、第三、第四、第二大供应商,双方自2002年就开始合作。

一起为子公司神驰进出口与SMARTER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据了解,SMARTER曾为神驰机电子公司神驰进出口的美国客户。双方自2011年10月开始合作,神驰进出口向其供应数码变频发电机组产品。

不过,公司的整体经营业绩却被重庆本地两同行碾压。2016-2018年,隆鑫通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4.8亿、106亿和112亿,净利润分别为8.66亿、9.65亿和9.19亿;同期宗申动力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9亿、52亿和60.3亿,净利润分别为2.91亿、2.72亿和3.74亿。

为此,各执一词,双方对簿公堂。资料显示,SMARTER最终提出其未来收益损失和商誉损失金额为2,200.98万美元,神驰进出口认定SMARTER欠其货款价值约240.27万美元。历经仲裁和一审后,双方均提出上诉,截至目前,上诉法院未作出裁决。

    不过,在神驰机电实控人艾纯日益辉煌腾达、即将随着公司上市带来的身价暴增时,其家庭却出现了变故。招股书在介绍昔日关联方艾玛母婴时披露,艾纯与原妻商蓉郁于报告期内的2017年7月离婚,但对于共同财产分割却并无交代。

 

随机文章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期货代理|代理期货|期货公司代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0 久久网络科技 版权所有 我要啦免费统计